点评《考古神算子

2018-07-12 17:30

  我站在爷爷床边,静静看着爷爷苍白的脸颊,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痛苦。此时此刻,我认定自已是天下最可怜的人!整个人如同走进冰洞一样,冰冷而又凄凉,那种感觉真是痛苦至极。就在此时,我右手紧紧握紧拳头,牙齿咬着右拳头,突然间我想到:“爷爷的死,绝对不会这简单,或许有什么?最大嫌疑人就是保姆王阿姨!昨天爷爷还好好的,怎么突然就离我而去.......”

  我带着十分复杂的心情轻轻翻开《先天》当翻到第一页时,发现有张纸条:“孙儿,爷爷不行了,以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已。要认真参透、读懂这三本秘籍。另外,以后每逢清明节、三月三,七月半,这三个节日,你要去祭拜我。我走以后,你去找龙王镇龙王山茅,好好跟他学玄学。”

  看到这张纸条后,我终于明白爷爷是提前准备好一切,万一见不到我,就留这张纸条交待后事,但里面说的茅是谁?怎么从来没听爷爷讲过?

  “孩子,真是对不起。都怪我!”王阿姨一阵哭泣,突然跑过来拉着我说:“我,我已经通知学校领导了!他们一会派人过来!”

  我转过身狠狠推开对方,并瞪了她一眼怒道:“少在这里装吧!我爷爷肯定是你害死的!你这个坏女人!!!”

  我气呼呼跑出外面,疯狂跑到别墅对面的小桥人家。小桥人家是属于这块别墅群的休闲场所,也是健身场所,里面有各种运动器材,如:铁型转动跑步机、拉杠杆、旋转罗盘、杠杆、上下拉杆、旋转杠杆等等。

  我走到花岗岩石上坐下来,依然哭泣着,特别是想到和爷爷过去的往事,我心情特别难受,真想一下子跳到对面河里,反正一个人活在这世界上真是没意思。

  “小李啊,知道你很难过,但这个时候你怎么跑到外面去了?这时候家里需要你啊!”叶校长语重心长说。

  叶校长是华夏大学校长,同时也是爷爷的学生,所以叶校长对我们家人更照顾有佳、关怀备至,加上爷爷又是大学院士,那待遇更不一般了。

  叶校长话刚刚说完,王副校长接过话,轻声感叹道:“小李,你现在是大人了,做事、思考问题都要全面,不能任性。你爷爷是我们学校的泰斗,对我们学校做了许多贡献,就算你爷爷走了,他依然在我们学校、在我们心里份量不减,以后有什么困难,可以找我或叶校长!”

  听到我这番话,叶校长忍不住流下悲伤的眼泪,并走到我身边半蹬下来说:“,你已经长大了,别这样任性了。其实我们也很难受,但人死不能复生,所以只能节哀顺变!”

  听到这句话,我眉头皱成一条线,板着脸说道:“不用保送,我自已考!你太小看我了!”

  我看到王阿姨这的面孔,心里很恼火,但此刻我尽量压抑住,眼前家里这多客人,总要讲些礼貌。

  叶校长轻轻抚摸我的头发,说:“孩子,你真懂事。爷爷的后世,一切学校来安排,你好好复习,准备中考。”说完叶校长把头转向王副校长,这时王副校长立马抬起头,尴尬问:“,你爷爷手上的血迹是怎么回事?”

  我当时一愣,也不知道如何接应,只是认真说道:“昨天还是好好的,今天回家时发现就这样了。”我故意试探的加了一句:“不知道是不是摔倒过?”没想到,王阿姨听到这话后,紧张的表情立马松懈下来,还点着头说:“嗯,我,我想是吧。李院士年纪这大了,平时行动也不是很方便,每次还是要运动,估计是回家时不小心摔倒碰到石头或物体。”

  王副校长点点头,也认同这个看法,但我心里觉得有些奇怪。尽管爷爷88岁了,但这几十年,一直,并且对养身之道很有研究,特别注意保养,虽然头发苍白,但说话气十足,走稳健,看起来跟60多人一样,怎么可能行动不方便,分明是王阿姨说假话。

  王阿姨一脸苦笑说:“,事情是这样的!你爷爷去公园健身时,不小心摔在石头上,回家后之后才发现满手都是鲜血,还有些骨折。正好那天我回又老家了!哎!”

  叶校长无奈说道:“哎,真是不简单,这大年纪了,还这么有卓越,很值得我们学习啊!”

  王副校长擦擦眼镜,疑问道:“王阿姨,你在李院士家做佣人快10年了吧,平时都是你都在家的,为何那天你不在身边?”

  “我,我那天回老家了,家里出了些事情。哎,都怪我!”王阿姨轻声哭起来,一脸悲伤的表情。

  “哦,是这样啊,那以后你要好好照顾。在没上大学之前,你以后每个月工资全部由学校出。”叶校长当场拍板说。

  王副校长点点头,一脸认真说:“李院士,是我们学校考古系泰斗,为国家、为学校做了许多贡献,同时又为学校培养不少硕士、博士、博士后。光我们学校有20名教师是李院士的学生,这些学生任各个部门主任。。。。。”王副校长把我爷爷生前所历史,讲了一遍,叶校长在旁边一直轻声叹气说:“哎,,走得太突然,真是我们国家、我们学校的损失。这事情必须向省委省、市委市委汇报。”

  “王副校长讲话很有道理,这事情确实应该向上级汇报,那个刘秘书,你回头写份材料送到省教育厅、省委省及其它相关单位。”叶校长朝旁边的刘秘书说。

  而我看到叶校长这难受的表情,心里更是难受,若不是这多人在场,真想大声哭泣。

  就在这时候,突然听到敲门声,王阿姨连忙去开门,当一群身穿黑色西服的人走进来时,我们都惊呆了,看他们样子还象。

  “你好,我是李院士的学生。85级考古系任强。”说完那个那男子拿出名片递了过去,接着低沉问道:“老师,老师是怎么走的,怎么走得这快啊。上周一我们还一起吃饭!”说完那个男子轻声哭泣起来,旁边的人也低着头不语。